城事好黑心!九龙镇一家萝卜牛杂店涉嫌添加罂粟果

黄埔观察2018-06-07 06:52:36

所周知,罂粟除药用科研外,一律禁植,是国家明文禁止的非食品原料。然而,九龙一对经营萝卜牛杂小吃店的夫妇财迷心窍,打起了罂粟的主意。


执法人员现场检验食材底料

黄埔区九龙镇综治办日前接到群众举报称在镇龙新市场广华路有一牛杂摊位涉嫌含添加罂粟果以此招揽顾客。


接报后,镇综治办联合工商所、食品监督所、安监中队和镇龙派出所等相关部门执法人员对镇龙新市场开展食品安全检查治理整顿等专项整治行动,取得明显成效。

疑似添加罂粟果底料

整治行动中,在镇龙新市场广华路潮族母婴用品店门口一萝卜牛杂摊位现场查获涉嫌添加罂粟果、罂粟碱等生物碱食材一批,经营摊位的何某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作进一步处理。


黄埔君检索到,贩卖、使用罂粟壳或罂粟籽,并非个例。知情人士称,罂粟壳又叫米壳,在网上搜索“罂粟壳”或“米壳”,发现多家网上商店在出售,标价从每斤100元到150元不等。另外,一些店家虽然没有直接写“米壳”,但是用“缨粟增香粉”“樱粟回味粉”“樱酥”等同音字作掩饰,有的商家还直接将罂粟的图片放在页面上,配上“忘不了”“回味”等文字。


业内人士称,部分火锅店在火锅中添加罂粟壳,目的是吸引消费者,众多食客“吃了还想吃”、“一吃忘不了”,甚至对此产生依赖。“餐饮老板们用这东西调味,无非就是想拉点回头客,吃着香就会再来,一来二去的,生意自然火了。现在火锅店、麻辣烫满街都是,谁比谁的水平高呀,什么祖传秘方,这东西就是秘方!”还有一种说法,添加罂粟果是为了“提鲜、加味”。

对此,药学专家解释称,罂粟壳能够提鲜的说法没有科学依据,但久食能够成瘾是不争的事实。罂粟壳中的生物碱虽然含量较少,纯度也不高,可能对吸毒者起不了多大作用,但对于绝大多数未接触过这类物质的人来说,“功效”却也不可低估。长期食用含有罂粟壳的食品,可能出现发冷、出虚汗、乏力、面黄肌瘦、犯困等现象,严重时可能对中枢神经系统造成损害。此外,还可让人产生耐药性,当使用止咳、麻醉等药物时,会出现药效不佳现象。


对于食用“罂粟壳火锅”是否会立刻上瘾,专家认为要因人而异,因为不同的人对毒品的敏感度不一样,有人天生对依赖性药品具有高度敏感性,吃了就会上瘾。


?
给新闻加点料

1罂粟壳的毒性如何?

罂粟壳俗称大烟,罂粟科植物罂粟的干燥果壳。罂粟是一种两年生草本植物,其花色美艳无比,花谢后即长成一种瘦长灯笼形的绿色果实。制毒者在早晨用刀在果上划出浅切口,白色浆汁随即流出,经一天日晒,晚上变为棕黑色膏状物,这就是有名的毒品---生鸦片膏。鸦片中含有吗啡、可卡因、罂粟碱等20多种活性生物碱,其中吗啡含量高达9.5%以上。割过鸦片汁的罂粟果,仍残留约0.2%的吗啡,把它加入食物中,残存的吗啡等生物碱便开始溶解,并随食物进入人体。


2罂粟壳火锅如何鉴别?

医学专家介绍,添加了罂粟壳的火锅,从外观上可以识别。完整的罂粟壳呈椭圆形或瓶状卵形,一头尖,另一头呈6-14条放射状排列的冠状物。不过,大多罂粟壳都已破碎成片状,其内表面是淡黄色、微有光泽,有纵向排列呈棕黄色的假隔膜,上面密布着略微凸起的棕褐色小点;外表面是黄白色、浅棕色、淡紫色交错相隔,平滑、略有光泽,往往有人为切割的刀痕。

不过更多的时候,“罂粟壳火锅”很难被食客发觉。因为一些不法火锅店老板通常不会把完整的罂粟壳放入汤中熬煮,而是将罂粟壳碾成粉状,直接添加在食物中,或者将其和着香葱、姜片等一起做调料,还有的把它与辣椒粉混在一起,做成辣椒油……在这种情况之下,食客只有自取火锅汤,送到当地的毒品检测机构或公安局的刑事技术化验室,进行成分分析。“通过理化鉴别法、色谱法、极谱法和免疫分析法,食品中的罂粟壳残留就能被检测出来。”


3买卖使用罂粟壳怎么处理?

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毒品案件定罪量刑标准的有关问题解释》规定:非法买卖罂粟壳50千克以上者,依照刑法347条,追究刑事责任。非法运输、买卖、储存、使用少量罂粟壳的,依《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并处三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非法贩卖和使用“鸦片”原材料,最高才处罚15天加3000元罚款,不能不说有点“轻飘飘”。另外,在实际执法过程中,也还存在执法难题。据了解,现在网上和一些市场上出售的罂粟壳和罂粟籽,经过“灭活”后已不属于毒品范畴。所谓“灭活”就是将罂粟壳通过蒸、煮加热,使其失去活性,不能再继续繁殖。灭活之后的罂粟壳,其相关的生物碱成分会受到破坏,毒性也会丧失很多。


灭活之后的罂粟壳买卖须经过食药监局审批。不过,食药监部门也有点犯难:由于当作调料使用的罂粟壳用量较少,用化验火锅底料的方法不一定能检验成功,除非是“抓现行”。


爆料、现场执法图片:九龙镇综治办陈超群,编辑整理:黄埔公共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