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一碗牛杂汤,他们做了10年!诸暨人也爱了十年...

诸暨食堂2019-06-15 06:21:25

这个冬天对火锅有着近乎偏执的热爱,而最偏爱的应该就是“牛肉火锅”了吧。近几天都是阴雨绵绵的天气,潮湿、阴冷,就算穿了再多的衣服也总觉得是冷冷的,也许因此,也就影响到了心情。


有句老话:“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去吃点东西吧。”


刚好公司准备做美食活动,那吃点什么呢?有人提议,“火锅吧,火锅和冬天最配了。牛肉火锅”“啊~又吃火锅啊”“想吃牛肉诶”“那..去吃牛杂汤吧,有牛肉而且暖暖的,我还知道已一家老店!味道巨正!”“好诶好诶”然后,浩浩荡荡一行队伍就出发了。驱车去了20公里开外,只为品尝那一碗地道的牛杂汤。

野和牛肉馆在牌头镇杨傅村(老天洁环保正门对面)位置,是山下的一家土菜馆。


我们到的时候,天已经全暗了。只有“野和牛肉馆”几个大字像一盏明灯一样告诉着来往的食客:我在这里等你好久了。


还有门前的那只汪星人好像也在替主人家招揽生意。忠诚可靠。

老板娘告诉我们,“她家店已经开了十一二年了,以前还是开在隔壁的小铺子里,这会儿,只是换了个环境。”


就是这么一家小小的店,每天专程驱车来此的食客不计其数,为的就是那一口熟悉的味道。

等上菜的间隙,和老板娘闲聊。和某些自恃老店buff的老板不一样,野和牛肉馆的老板娘亲切得让我觉得我根本不是第一次来。


老板娘说,“这个不好切,展示不了我的刀工。等会给你们切牛肉看。”

的确,老板娘的刀工不是盖的。

他们家最有名的就是这一份牛杂汤了吧。刚到店,就看到有食客打包了两份走。和传统的牛杂汤不一样,野和的牛杂里看不到多少牛心、牛肝之类的牛废片,取而代之的是牛肉、牛血、牛肚、牛筋。再配以大葱,红辣椒。

满满舀一碗,牛杂汤牛杂汤,先喝汤。送进嘴里,一个字“鲜”,后味一点点辣,却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这汤,可能是把所有精华都集中在此了吧。贪婪地端起来一饮而尽,放下碗,嘴里还有着婉转的回甘。


切得薄如翼的牛肉片,软而不烂。牛肚和牛筋抖动着诱人的光芒,嚼起来有着夸张的好口感。甚至牛血,不爱吃血的我都吃了好几块。

记得妈妈做的牛肉炒大葱,也算是小时候最爱吃的菜了。野和家的爆炒牛肉,牛肉切的很碎,却是极入味了的。像极了妈妈的味道,只是更多了一些野性的味道,也许正是因为牛是每天现杀的才如此吧。

作为诸暨人,一定知道这是什么。在诸暨,过年桌面上是一定有这么一碗三鲜的,毫不骗人地说,在家里我真的是从来不吃的。不知野和的三鲜是被施予了什么魔力,竟让我吃了好几块。

上菜的时候,老板娘就介绍说,“这是自家的,我们在五泄有鱼塘。这是土货。”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土鸡蛋土货成了最畅销的东西,城市人的土货情节也越来越重。真正的土货越来越少,能在这里吃到这样的虾,也算是别样的惊喜了。

糖醋饺子。明星产品?很遗憾饺子的馅不对我口味,但是皮的味道却是好极了。这顿饭结束,说着“吃饱了吃饱了,又要胖了。”最后还是没能经得起诱惑,看着金灿灿地炒得正正好的饺子又抬起了筷子...

如果想认识一座城,往往是从喜欢吃当地的特色风味小吃开始。这就是“风味”的魅力所在,根本移植不了。而我今天重新认识的诸暨从一碗牛杂汤开始...


我,此刻因为这碗牛杂汤,吱吱呀呀地重启了我对食物最初的记忆。


它也许不是最好的,但,也没有什么比它更好了。

加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