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学子邂逅黄秋生卖牛杂?

这里是长安2021-11-20 10:37:53

长安小剧场 NO.2



本栏目

汇集了长安人

文章专栏


旨在打造一个

当代长安的

人文缩影

。。。


ta有

一双抓住细节的眼睛

善于捕捉灵魂瞬间

在大街小巷中

寻找专属某人的

大城小事






提起建设六马路,许多人都觉得它就是广州一条普通老街。但你来了广州不去吃这里的美食,就总缺少些广州小吃的地道气。如果你还徘徊于上下九这条街,我只能这么告诉你,没时间了快上车吧。

 

用一种味道来形容建六,小吃味最适合不过了。每隔几十米,就有一些车仔档、门面铺等小吃店引诱着你,但是你别着急着把味蕾点染在此前虚景,好东西总需要等待。


(阿叔牛杂指示图)

沿着建设六马路指示牌往右拐,你能看到一条悠长的石梯。其尽头有一家名为“阿叔牛杂”的车仔档,但是横架着的石梯硬生生地把朝食之路给拦了下来。这时略为疲惫的我仿佛记起了一句话,Eat or die, this is a question. 当然,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罢了。在点了一份牛杂跟萝卜后,遂与老板闲聊开来。

(厉剪牛肠)

(一碗足料的牛杂)

工作勤奋可能是我见他的第一印象。在顶着头顶若干汗珠的时候,他也不忘慢捞牛杂,厉剪牛肠,横舀萝卜,豪浇卤汁,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让人惊叹。只是牛杂快到嘴里之时,不自觉地想起了那一套连贯动作,还有那一头汗珠,咀嚼片刻立马下肚,生怕会尝到一股淡淡的咸味。


在他所做的牛杂里面,个人觉得最好吃的是牛肠。甜而不腻,包围在里层薄薄的一层白色的嫩脂与外部酥软的牛肠融为一体,吃起来口感极佳,滋味斐然。此时再咬一口入味清甜的萝卜,其满足感足以让你立即瘫坐在那水泥地上。

另外,有韧劲的面筋也不可错过。将面筋大口放入嘴中,让火候十足的面筋迸发出浓味牛杂汤汁,那种感觉就像嘴里放了五颗劲浪那样的彭湃与刺激。

(阿叔本人)

 “潘国荣,张国荣的国荣,我还跟他同一年出生呢。真别说,我年轻的时候好鬼靓仔,有好多女生追我,就算到现在,也有人说我很像黄秋生呢。嗯,叫我牛杂界黄秋生也不错。”他的幽默风趣让我从对美食的专注转移到了他身上。
 
今年刚满60岁的他30年如一日地卖牛杂,靠着其份量足与够味儿,吸引了不少附近老街坊跟慕名前来的朋友。

(前来只图一嘴爽的老顾客)


许多老顾客一过来,只手一挥,“15牛杂”,一碗性价比远超过15块的牛杂随即摊放在眼前,假如你一个人都能把它解决,恭喜你,你已经打败了全市99%的人。

 

阿叔坦言,他开这家店并不是为了挣什么大钱,他在广州白云山顶的牛杂店占股15%,基本可以衣食无忧了。但是,他对牛杂店的感情就像他抽了几十年的红双喜一样,难以割舍。他也尝试过停止摆摊,但是一停下来,就像食指与中指中间少了点尼古丁的味道一样,浑身不自在。


(三五良朋)

“落来吹水啊!”突如其来一道老广的声音,原是底下的朋友呼喊着他。闲聊几句过后他便晃去石梯底下与几位老友谈笑起来,并一同享受尼古丁带来的闲适。人生漫漫,得几良朋,不过如此。
 
临走之际,剩下半碗牛杂,便想自己打包走。“我帮你打包,外行人不知道怎么做。”阿叔带着点傲慢与偏见的口吻。我抱着学习的心态,期望能看到牛杂界黄秋生再次炫技。却只见他再次捎起大汤勺,捞起几块萝卜与牛杂填补进塑胶碗里,最后淋上热腾腾的汤汁。如此简单,如此纯粹

活得厚道,做得厚道,不火没理。





 转载自:



  《我跟牛杂界黄秋生聊了聊》



—— 一蚊罐头(作者微信公众号)

 文章内容已获得原创作者授权

内容属原创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



赏饭请积极投稿

期待你的长安故事


编辑:chain

发布单位:这里是长安(ID:changanyc)